Makoto Rakuen

[日劇]沒法喘息的夏天(息もできない夏)

Share Button


[color=#008000]▓沒法喘息的夏天(息もできない夏) 火9(富士)
演出:武井咲 江口洋介 木村佳乃 北大路欣也 中村蒼 淺美代子 要潤 等
官站:http://www.fujitv.co.jp/ikimodekinai_natsu/


[color=#008000]第十一集(完)
終於完了…算是完滿結局嗎…

鈴糾結於鮎川是親生父親這回事,因為他是傷害母親的壞人
若只是以後來見面的情況來說,這種心情其實很難理解
最初可能懷疑他是別有用心,到最後已知他是真心悔改
還要加上絕症這種戲碼,怎麼還不能接受這事實?
這時的葉子反而感覺沒初時那麼強烈,她知道鮎川不會再加害自己
怎樣看來,鈴也像是鑽牛角尖而已…或許針沒刺在身上不感到痛?

「不想也得承認,我是由你而生,一生也不會忘記你」
能聽到這句,至少也算是一種安慰,縱使鮎川可能已沒法理解

拿到戶藉,終於可以成為正式員工,還拿到去法國留學的機會
井川竟然放棄機會…這套劇真的所有人也變成大好人
或許原本就不是壞人,只是妒忌心令她說了幾句重話

樹山與亞沙美,為了以後而拉開距離,其實等於分別
大家也知道樹山是出於同情而答應結婚,他沒法得到幸福
不過樹山對亞沙美說的那番話,應該也是真心
縱使一直以來是為了責任,以這做起點建設家庭就可以
但劇情安排二人分開,委實有點可惜呢

[color=#DC143C]最後鈴對樹山…欲語還休,其實說是有情會很勉強
「只是一個大叔吧」這句已說明一切(笑)

[color=#008000]總結
一套讓我可以如此吐糟又看到最後的劇
可以作為日劇失敗作的典型例子
劇情犯駁加上人物性格莫名其妙,看得令人無法喘息(笑)
全劇最重要是鮎川這個人物,他的存在令谷崎一家出現巨變
還以為他會繼續加害,結果後來反而變回好人還要來病死這種老套橋段
鈴要拿戶籍,卻因為父親另有其人,不願成為鮎川的女兒
原本極害怕鮎川的葉子,後來反而好像若無其事,鈴比她還憎惡鮎川
先拿到戶藉,再轉到谷崎就解決一切,鈴又不願而要打官司
向夏目拿錢,後來又演變刺傷事件,被公眾發現而逃亡…劇情亂作一團
抽離一點看,鈴的做法是否太任性?
怎麼從沒人跟她說:你不應該這樣,為夢想忍耐一下,之後便會夜過天晴
不過能那麼理智就沒戲唱,故事也演不下去
只是看這個劇情實在很難令人信服

演出部份,武井咲雖然略有誇張,但還是盡了本份演出鈴這個角色的痛苦
江口洋介比較可惜,戲份安排令他沒有太大發揮,去到結尾兩集才比較重戲
鮎川原本是個很好的壞人角色,後來變調而沒機會表現
基本上本劇最大缺憾是劇本,肯定是中途有某些突然改變
最後雖然勉強整合,卻沒法高興起來
是今季中頗令我失望的一套作品


[color=#008000]第十集
玲果然是鮎川的女兒,奇妙是為何拒絕讓母親知道
她是不想接受這個現實,一早別去鑑定不就好了
怎樣也好,這樣的父親也將會不在,是好還是壞事?

原本要辭掉甜品屋工作,聚人挽留又決定留下
能有那麼包容自己的地方,的確是不容易捨棄
不過大前提還是快點做好戶籍,看來應該沒問題
只是玲又被牽涉到樹山和亞沙美的關係中
玲對樹山應該沒有情意,樹山為了亞沙美而決定結婚
但女性對他這個舉動應該不會感到快樂吧
「為了保持這個關係」…結成夫婦至少要說幾句甜言蜜語之類
假若樹山是以退為進,那也真的很高招,因為美沙美不會就此答應
但樹山和玲似乎也沒機會發展…

夏目被空氣化,谷崎一家決定不去北海道,留下來也沒用
不過能得到女兒和孫女接受,今次被刺一刀也算是賺了
下集就是結局,全看玲能否面對現實而已
該是時候回想自己的夢想是甚麼吧…(笑)


[color=#008000]第八至九集
這套劇究竟在演甚麼(笑)

鈴決定要做DNA鑑定,她要證明自己不是他的女兒
想清楚這不是很奇怪嗎?若證明有血緣關係,這一生也沒法擺脫
現在至少可以「相信」自己不是,有些事情不知道比較好吧

那個叫中津的記者,終於把鈴的事情寫出來
他的理由是要令公眾了解事情真相,實際又如何?
事情的根源就是鈴沒有戶籍,原本可以簡單解決
後來又要打官司、出現刺傷事件,變得愈來愈複雜
母親丟失工作、妹妹被欺凌,終於決定要搬家
忽然想到初時葉子懼怕鮎川到拔刀殺人的程度
為何現在不帶女兒連夜逃走?還可以淡然考慮要不要走?
因為鮎川已表明不再回東京的緣故?

鮎川方面,似乎患了絕症又拒絕治療
是要贖罪還是有其他原因?這角色忽然好人化有點可惜
期待他可以令鈴和葉子家無寧日,然後樹山出來阻止
事實上現在全套劇也沒有壞人,連餅店的前輩也同情鈴
因為她已不會成為爭取出國的威脅?

樹山對鈴動了情,可能只是一份憐愛
亞沙美看到他的樣子,產生強烈妒忌
樹山的做法也有問題,如何內疚也沒必要做到這地步
若要做就直接娶她做太太然後照顧兩母子(現在是無關係…?)
總覺得這條線來得太遲,樹山和鈴也沒甚麼發展…

葉子看到兩個女兒努力的樣子,決定不搬到北海道
其實原本也不用搬家,最多是換個工作就足夠
不過決定這件事之前應該先跟夏目討論比較好
那麼接下來的問題是鮎川與鈴的血緣關係
[color=#DC143C]戶籍?我想所有人也忘記這件事吧…


[color=#008000]第七集
嗚嘩…劇情走向竟然是這樣,果然是用來吐糟的劇!(笑)
首先是鮎川跑到鈴家只想告訴她自己是父親
惹來葉子極大反應,拿菜刀要斬他,結果一片混亂下被刺的是夏目
這算是看日劇以來最差的其中一幕,根本是擠在一起然後有人受傷
至少也拍多幾個互相衝撞的鏡頭,然後一不小心弄傷夏目吧…
然後劇情由爭取戶藉到傷人事件,愈來愈複雜

一直交不出戶藉又惹來那麼多麻煩,鈴終於被店長勒令謹慎
縱使如何欣賞她,繼續下去只會影響其他人
鈴的夢想與入籍鮎川比較起來變得微不足道嗎?
假若很想達成目標,只是這種事情應該可以忍受下來吧…?

鈴從葉子口中得知,有可能被鮎川強暴後有了自己
[color=#DC143C]葉子原本不想提起,鈴逼她說出真相
當她知道真相後又說不想知道…這女孩究竟想怎樣?(汗)
或許她只想聽到「鮎川不是你父親」這種話
但要做DNA驗證是為了打官司還是甚麼?
縱使是親生父親,有理由下要斷絕關係也不是大問題
現在看來他也沒對谷崎一家有威脅,只是感情上沒法接受?

更麻煩的是那個記者開始對這件事產生興趣
報導會對她們有幫助還是害了她們?
最後搞不好是要以法庭戲作為高潮?

[color=#DC143C]正常去想,只要鈴不要鑽牛角尖,接受最初安排
入籍鮎川然後立即轉到谷崎,一切也可簡單解決
現在只是因為一個念頭,令所有人受傷害,事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只能說是鈴身邊欠缺一點理智的人去教訓她,葉子又完全不可靠
連最值得信賴的樹山也仿似被神隱…


[color=#008000]第六集
真是一套看得極不爽又想吐糟的劇集(笑),明明很簡單可以解決…

鈴為了母親而決定打官司,葉子卻極力反對
背後原因只有她最清楚,因為她恐懼一個自己不願面對的現實
然而鈴仍然堅持不願與鮎川有任何關係,縱使只是短暫時間
看到這裡,鈴忘了自己的夢想是甚麼嗎?點心師和外國深造可以拋諸腦後?
還是認為麻煩店長和同事沒所謂?做人應該要有所妥協吧
尤其是母親也認為沒所謂的時候…

怎樣也好,官司是必定會打,問題是欠缺資金
夏目知道後決定借錢給鈴,順便告訴她自己就是爺爺
當年因為某原因令葉子與夏目決裂而不相往來
最初想到會否是某些不道德的事情…鈴的父親其實是夏目?(汗)
幸好並非如此,只是葉子埋怨夏目逼迫自己導致出走然後認識了鮎川
但這應該是葉子自己的問題,只是遇人不淑而已

鈴帶夏目回家,想讓母親和祖父和好
其實不算是甚麼深仇,葉子總算原諒了夏目
沒想到鮎川忽然跑來,還宣稱鈴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這個有證據嗎?最清楚應該是葉子,只要計算出生日期不難確認
鮎川原本已打算離開,現在是想爭取父權?
真是很麻煩的一家人(笑)

[color=#DC143C]看預告,鈴開始靠向樹山,那又是另一個修羅場
那個同居女比鮎川在某程度上更恐佈…


[color=#008000]第四至五集
忘了寫上集現在一併寫吧~橫豎這套似乎沒太多人注意(笑)
其實也真的看得有點想吐糟…

葉子終於願意克服恐懼,替鈴寫申報書
只要沒其他阻礙,應該可以順利拿到戶藉
鈴受邀參加無戶藉聚會,聽到有人正在爭取不加入父親戶藉
向區役所查問,知道機率相當低,不值得這樣做

鮎川接近鈴,目的是為了甚麼?借故替她拿東西而入屋
鈴也是太隨便,一個不認識的男人可以放進屋裡
假若他傷害自己或母親妹妹,後悔就太遲
不過這是劇情需要也沒法吐糟,鈴本身也是容易相信人
當葉子回家看到鮎川,像老鼠見到貓一樣驚恐大叫!
鈴立即知道眼前這男人是那個虐打母親的人,要他立即離開
鮎川土下座道歉是出於真心還是想欺騙她?
那種奇妙的奸笑令人覺得他是別有用心吧?
夏目知道鮎川出現後,怱怱跑去哪裡?(笑)

鈴不想把戶藉寄於鮎川,跑到區役所要求打官司
[color=#DC143C]你忘了餅店上司替你做了多少功夫?還來旁生支節?(汗)
雖然可以理解母女二人為何抗拒,世事總有取捨
不過這是劇情需要,唯有接受這種不切實際的發展(笑)

樹山與鈴總算開始有接點,但那個女的盯上了鈴
[color=#DC143C]以後肯定會發生沒法收拾的事情…這種女人很可怕
果然一如劇名的故事情節(笑)


[color=#008000]第三集
每當事情有點好轉,就是壞事出現的先兆,這感覺真差…

葉子原本要去區役所與鈴一起辦手續,途中看到前夫鮎川出現
因為太害怕連手機也丟下,消失蹤影…有點誇張
不過若我是她,看到要潤望過來的一剎那也真的有點恐佈
等不到母親的鈴只有失望而回,因為申報書只能由葉子寫
剛好西餅店有探訪,她沒法做那個蘋果批,是因為對母親失望
婆婆對葉子似乎有很多不滿,盡是說她壞話(汗)
不過這樣的母親又的確是很有問題

樹山收到葉子電話,原來她躲到昔日與丈夫去過的地方
知道自己逃掉不對,希望可以為女兒做些甚麼
沒想到樹山親自送上表格,是要當面說服葉子
雖然說要在申報書上寫出過去,會害怕得完全沒法動筆?
可能這種心靈創傷是外人無法理解,只是看得令人不爽
[color=#DC143C]要保護女兒,可以堅強一點嗎?邊看內心這樣吶喊著(笑)
暫時看來要她寫出這封信應該沒可能吧…

麻央忍不住跑到婆婆家,為何鈴不能對妹妹坦白?
作為最親的家人,多一個人理解總是好事
鈴被逼緊了,決定不理母親,帶著證件跑到區役所找樹山
沒有母親的申報書當然甚麼也辦不了,但至少可以拿到出生證明
十八年前的資料,能找到實在幸運,但看她隨便放在抽屜裡
若葉子看到,可能會害怕而把它撕掉…

鈴跑到北海道找母親的親人,並不知夏目已在東京
更不幸是鮎川終於知道鈴的所在,只是未知是女兒?
接下來是樹山如何保護鈴的發展吧?
重點還是葉子的意向…

這套劇人氣超低,始終因為內容嗎…


[color=#008000]第二集
終於明白名片為何叫沒法喘息,原來指這種事呀
其實我最怕看這種主角遭遇悲慘又沒法反擊的故事
還是放鬆點去看吧…

鈴知道沒有戶藉這個真相,偏偏媽媽不願幫忙
自暴自棄的她獨個逃走,最後倒在街頭
剛好樹山路過送她到醫院,雖沒大礙但入院費已十數萬円
樹山出於好意希望勸葉子辦手續,她卻因為害怕而拒絕

返回餅店的鈴沒法交出戶藉證明,又不敢說出真相
其實店長那麼照顧自己,不是應該向她坦白一切嗎
或許是鈴太害怕失掉工作,還在拼命想挽求方法
只靠她自己卻甚麼也做不到,最後被逼急了跑回家找資料
為何不早點這樣做…?沒想到意外翻出媽媽被家暴的相片
原來如此,當年葉子為了逃避前夫才離婚
以為再婚後可以辦手續申請戶藉,丈夫又不幸過身
認為自己一個沒法保護鈴,所以一直拖著這件事
不過樹山告訴她縱使被前夫知道也沒法查出她的所在
只要處理謹慎一點,區役所又肯幫忙,應該沒有危險
葉子到了這一步,決定與鈴一起申請戶藉
不管多少年,她們需要踏出這一步,鈴才有未來

[color=#DC143C]果然,事情沒那麼順利,前夫鮎川宏基(要潤)出現!
他是追著夏目而來,這個夏目就是葉子父親,也是鈴的祖父?
忽然來東京似乎不是單純想看孫女那麼簡單,是要補償還是如何?
看來應該不是壞人,但鮎川卻絕對是個壞蛋…
當葉子前往區役所時,在路上看到鮎川而嚇得逃跑了
對眼那一剎那還真是恐佈,尤其那個人是自己的惡夢
只是未知鮎川有否看到車上那個就是葉子…

一如想像,葉子消失,只有鈴獨自來到區役所
樹山會如何幫助二人?只要她們向警方說出真相
應該可以得到某些保護或幫助吧?
至於鈴和樹山如何有戀愛發展,暫時還是沒法想像…


[color=#008000]第一集
全劇重點在於「無戶藉」,這也是日本某種奇妙的狀況
我們有身份證,日本人除了護照就只有像駕駛執照之類的証件
某程度上只要不犯法或去醫院,在日本當空氣人也沒人知道…

谷崎鈴(武井咲)生長於一個單親家庭,有妹妹麻央(小芝風花)
母親葉子(木村佳乃)在醫院當護士,一家三口相依為命
鈴在西餅店工作,因為勤奮與天份而晉升成為正式員工
她還得到賞識而報名參加巴黎深造課程
另一個同事聽到立即臉色一變,日後似乎會對她不利?
為了辦手續,鈴需要身份證明書,回家卻遍尋不獲
唯有先到區役所交表格,請求那裡的職員通融

樹山龍一郎(江口洋介)接到鈴的表格,在她苦纏下答應寬限
調查後發現她沒有戶藉資料,同事田所光子(濱田瑪利)認為有內情
離婚300日內生的孩子不能當作新丈夫的兒女,至少也擁有前夫戶藉?
為何不辦理這個手續,是當年離婚有特別情況?
明知將來會出問題,作為母親的為何不去處理呢…

雖然知道自己是母親親生,身份卻不被承認
[color=#DC143C]「你沒有戶藉,拿不到駕駛執照,沒法拿護照,你是不存在的人!」
龍一郎說的可能是事實,但卻傷害了鈴
在這情況下,還可以透過父母作證來補回戶藉
葉子卻不願面對,有甚麼理由令她放棄女兒幸福去隱瞞?
神秘的社長夏目周作(北大路欣也)是她父親?還是爺爺?

龍一郎以往是個跑前線的強勢記者,某次背黑鍋而被貶到區役所當閒職
他是為了害死的某人而照顧他的妻兒?所以甘於受罰留下來?
或許出於職業習慣,他會替鈴尋找真相吧…
另一方面,無業男子草野廣太(中村蒼)假意接近鈴
他是被鈴吸引還是另有目的?

江口洋介有個不好習慣,就是唸台詞最後會吐一口氣
玉木宏也有這個問題,聽起來十分礙耳
今次似乎改善了,是被提醒了吧?
今次江口演得冷漠又深沉,很適合他的戲路
武井咲反而有點刻意,某些表現略為誇張
故事認真說很老套,但期待江口的演出

Comments

comments

3 comments for “[日劇]沒法喘息的夏天(息もできない夏)

  1. KY
    2012/07/18 at 03:32:53

    武井又演中二病角色,不是日本人真的不知補辦証明會有多難

    • makoto
      2012/07/18 at 12:24:32

      沒有身份的恐懼, 一般人可能未必能體會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