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oto Rakuen

[短篇]母親

Share Button

青年文藝研究社-創作文章第二篇《母親》

「嗨,老陳。」穿着整齊黑色西裝的男子笑容臉面在揮手。
「小王還是那麼準時,今天不用工作嗎?」二人相視一笑。
「那幾個工程終於捱過了,所以今天就提早下班。再說,在這裡工作還是別太拼比較好。」小王鬆鬆肩膊,一副無奈的表情。
「不錯不錯,再拼也沒用的。說起來現在你有空嗎?我想到銀行一趟辦些手續,但總是看不懂那些表格,可以的話替我看看要怎樣填寫吧?」
「讓我看看。」小王看看手錶。「橫豎也沒特別事情要辦,即管陪你走一趟吧。」
小王拿着手提包,與老陳離開了車站。

在市中心聳立着一座巨大的建築物,外型就像是個倒轉的漏斗,最高的位置一直向上伸展,直至被雲層遮掩,從來沒有人知道它的真正高度,事實上也沒有人會刻意去想,因為他們對此心裡有數。大概在下午三時左右,市內響起一陣低沉的聲音,就像是寺廟裡的敲鐘聲,這時很多市民也會放低手上的工作,又或者早已預備好這個時刻的來臨,魚貫地朝往市中心走去。

少年阿羅原本正在學校上課,聽到鐘聲就執拾書本離開課室,與正在門口等候的三叔會合;在這之前他已經向班主任提出申請,所以當然是沒有任何問題,同學們看到他的離去也大為不捨,使勁的向阿羅揮手。阿羅微笑回應他們的熱列歡送,雖然他和這班同學其實並不是深交。說起阿羅和三叔,其實他們並不是真正的親人,又或者說他們並不能確定對方與自己是否有血緣關係,他們能相認全因為來自前世的「記憶」。

這裡並不是所謂的「人界」,而是所有生命完結後的「中繼站」。

「三叔,你認為我今次應該出發嗎?」阿羅有點不安的發問,外表看來只有十五歲左右的他臉上一陣青白。
「阿羅,若果你不是心頭太高的話,其實上次已經可以走了。」三叔平靜的回答,事實上他們已經為這個話題而討論過多次。「看你儲值的福份已經有二十八萬,隨便找個母親體也是絕對沒問題的。」三叔頓了一頓。「不過你還年輕,所以還是想去碰釘子吧,三叔年輕時也是這樣的。」三叔眼望前方,似乎沉醉於久遠的回憶中。
「老實說我還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雖然這已是我第三次來這裡,但還是未能習慣這裡的一切。」阿羅搖搖頭繼續說。「我完全無法記起前世和以前的事情。」
「不記起是為了你好。」三叔不想多解釋。「快點走吧,我約了朋友在市中心,現在要遲到了。」

老陳和小王處理好銀行的事情後來到市中心,老陳提起有位世侄要參加「輪迴競投會」,既然沒特別事就與他一起同往,順便看看現在的「行情」。近來由於人間界的嬰兒出生率降低,導致輪迴的限額也出現緊張的情況,價格當然也不斷上漲,不過對老陳來說這些一切也不重要,因為他決定暫時留在這裡發展。
「今天還是很熱鬧呢。」小王看到朝着這邊走過來的市民說道。
「當然,今天是特別配額的日子,所有冬季前空出的位置也會全部開放投標。」老陳抬頭看那高聳入雲的漏斗。「今天的競投應該很激烈吧?一會若有甚麼『荀盤』的話,搞不好我也會再去玩一趟。」
等了大概半句鐘,阿羅出現在老陳和小王面前,原來他就是小王口中的那位「世侄」。四人互相介紹一番,然後走往建築物的入口處。

「你們四位是參加競投的嗎?」職員有禮貌地詢問老陳他們。
「不,我這個外甥阿羅是來競投,我們只是來襯熱鬧。」三叔搶着回答。
「那麼…阿羅先生,請把你的儲值卡放到這個位置。」職員把阿羅的儲值卡在機器前掃瞄一下,電腦顯示出他的所有資料。「阿羅先生,根據資料顯示你現在的總福份一共是二十八萬五千四百,請問是否全數撥入競投的總額?」阿羅點頭回應,職員純熟地把資料輸入電腦,然後把一支好像是遙控器的東西交給阿羅。「四位請向諾距羅殿走,那邊會有職員指示你們坐下的位置。」
「現在的科技還真先進呢!記得以前我們還是要用『飛咭片』來競投。」老陳抓抓下巴的小鬍子。
「這裡怎會落後於人間界呢。」三叔笑道。

市民魚貫入場,建築物內部是個非常廣闊的空間,中央底部是個像是表演用的舞台,頂部則是一個四面的巨型螢光幕,會場裡任何位置也可以清楚看到在它上面顯示的訊息。阿羅因為是競投者,所以被分配到較前的位置。雖然不是第一次來到這裡,但眾人還是覺得有點興奮。大概過了十數分鐘,參加者也差不多全部入席,競投會也快將開始,微細的嘈雜聲漸漸平靜下來,場內的燈光也開始變暗,大家的目光不期然投向射燈照向的會場中央;在熱烈的掌聲中,一位中年男子從舞台中央緩緩走上來。

「他就是今次的司儀吧?」阿羅低聲向身邊的三叔問道。
「沒錯,不過我總是記不起他的名字。樣子也好像不太相似…。」三叔搖搖頭回答。
「在這裡,樣貌和名字只是一個印記,沒特別意思的。今次你牢牢記穩,下次又會忘記。」老陳有點沒好氣的大聲回答,聲音差點被掌聲掩蓋。「我們這個名字還不是回來時亂取的。」

「歡迎各位來到輪迴競投會,我是今次的主持羅什。」男子向四邊的座席微微鞠躬。「由於今天的競投項目比較多,所以希望各位競投者也要細心留意所有內容的詳情。現在我宣佈競投會正式開始!」場內再次響起一陣掌聲。「那麼請各位看看螢光幕,相關的資料將會一一顯示在上面。」
阿羅抬頭望向螢光幕,畫面上顯示出一個女性的樣貌,右邊則有她的資細資料。「今天第一個競投的就是米雪.卡爾斯,二十七歲,美國人,體能A+,知能C,靈運B-,財運C+,生活指數B….」隨着羅什一邊讀出競投目標的資料,會場中的競投者和觀眾開始低聲地交頭接耳討論。「…米雪.卡爾斯將會在一星期後懷孕,依照以上的資料顯示,我們給她的母親評價是C+,競標底價是八千五百福,每次最低加額一千福,有興趣的朋友現在可以開始競投!」

「這個你怎樣看?」小王問身邊的老陳。
「年紀稍大,樣貌平凡,體質似乎不錯,沒甚麼特別吧…不過底價不高應該還蠻受歡迎的。」老陳眯着老花眼看螢光幕上的資料。
「人家說美國母親比較開放,不過我沒試過不知道啦。」三叔隨口說,嘴角還帶着一個奇怪的笑容。
「看!有人出價了!」小王指向左前方的位置,果然見到有人舉起了手上的競投棒。

「加納米先生!九千五百福!九千五百福!有沒有人要出價!?」羅什拿着米高峰,右手用力指向出價者的位置。「九千五百福!第一次!還有沒有人要出價!?一萬五百福!那邊的戶田小姐!最新的競投價是一萬五百福!」羅什仿似長有後眼似的很快就找到競投者的位置和出價額,有人認為是新科技的能力,但也有人認為是主持人本身的神通力,這個倒沒有人特別去查究。經過一輪競投,第一個母親終於以一萬四千百五福的價格出售,中標者在職員的引導下離開座位,走進舞台旁邊的入口。隨着第一次競投後,場中的氣氛也變得熱鬧起來,討論也由低聲細語漸漸變成高聲叫賣,中標者自然笑容滿面的接受朋友祝福,未能中標的也難掩失望之情,因為一個合心意的母親是可遇不可求的,假若今次空手而回,至少要等三個月後才有新的競投機會。

「小羅,今次有甚麼心水?」小王俯身問坐在前面的阿羅。
「嗯,剛才的也不錯,不過我想挑一個特別一點的。」阿羅不斷翻看會場派發的資料。「這些母親太平凡了,雖然可以是一趟快樂的旅程但又有點沒趣…。」
「我這個外甥還年輕。」三叔搖頭說。「若我有二十八萬那麼多的儲值,一定會找個富有家庭好好享受一下!」
「你就是以前享受太多,現在才會一貧如洗。」老陳笑着說。「你上次還花光了福份投了一個法國的貴族母親,怎知道最後全家食物中毒死光了。」
「唉,這就是運氣差,怪不得我嘛。」三叔有點尷尬的摸着頭上稀疏的頭髮。「遲些唯有再找個普通的母親,過一個普通的人生,慢慢儲起那好像雞糠一樣的福份吧。」
「儲起來然後又再去冒險?」老陳的話逗得大家也笑起來。
「小王,你以前又有甚麼經歷?」三叔轉換話題。「你以前遇過怎樣的母親?」
「三叔,我這個朋友小王來頭不少哦…」老陳四處張望,很小心的說。「他是從『天帝國』申請過來的。」
「天帝國?那可不得了!為何要過來呢?那邊的天堂聽說是個無拘無束,有很多仙女和美酒水果可以吃…」三叔驚訝得張大嘴巴,只見小王苦笑一下。「也沒甚麼,只是在那邊過了百多年,生活好像千遍一律,所以想過來這邊看看而已。」
「老實說初時聽小王的話我也覺得不能置信。不過若給我在那邊的話,肯定很快會悶出個鳥來。」老陳低聲在三叔耳邊說。「其實他算是偷渡過來的…這方面就不多說了。」

在他們聊天的時候,競投已經進入最後的階段,也是全日標價最高的幾個母親。阿羅等了那麼久就是為了這一刻,因為他之前已經打探到今次有個很特別的母親,所以無論如何也希望能得到這個機會。終於到了阿羅的目標母親出現,在螢光幕上顯示一張展露溫柔笑容的女性照片。

「終於到今天壓軸的母親,相信很多消息靈通的朋友早已知道,她就是川島庄子,今年四十歲,日本人,體能C+,知能A,靈運C….」在羅什介紹的同時,會場所有人也對這個母親議論紛紛,不斷指手劃腳的在熱烈討論。

「這個川島庄子有甚麼了不起?」三叔對場中的騷動有點摸不着頭腦。
「你不知道嗎?她就是人間界現在日本的皇太子妃哦!」老陳驚訝於三叔的遲頓。
「皇太子紀!那真是難得的機會哦!真是不知要多少生福份才可以有這個機會!」三叔的嘴巴張得更大。
「小羅,你等着的就是這個母親嗎?」小王問阿羅。
「等等!現在還未知底價多少…」阿羅的聲音因為太緊張而開始有點抖震。

「…雖然川島庄子的年紀比較大,體能也不特別好,但她的身份特殊,加上本身的優良質素,大會最後決定給她的母親評價是S!」羅什稍為停頓,然後以雄亮的聲線說下去。「今天最後的母親,競標底價將會是二十萬福!每次最低加額是一萬福,價高者得,現在請大家出價!」二十萬福在競投會中,可說是屬於最高位的價值;以一個普通人在人間界的修行,若沒有作奸犯科、循規蹈矩過其一生,大概可以在轉送到中繼站後得到一萬福左右的福份,所以像這個母親的價位是一般普通人是無法支付的,只有好像阿羅這種抱有個別目標的人才會一直默默守候機會。

「二十萬…實在難以置信!」三叔用力搖晃阿羅的手臂。「你聽到嗎?他說底價要二十萬!雖然這個母親是皇太子妃,但看資料在皇室也沒甚麼好康的東西,倒不如競投剛才那個富豪的母親還來得化算!」
「這個是其次,她已經四十歲,搞不好在懷孕或出生時會出甚麼亂子…」老陳眉頭一皺。
「怎麼說呢?」小王不明白老陳的擔憂,畢竟他對這回事所知甚淺。
「我們這邊是從母親懷孕三星期開始預備投進人間界的作業,當孩子還在母親肚皮裡,我們的靈魂就被送到孩子身上。」老陳一邊說一邊用手比劃着。「假若在過程中出現問題,又或者在進入人間界後發生變卦,有機會就這樣原原本本的送回這裡;即是說這一生的福份會化為烏有。」
「有那麼危險嗎?」小王流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命運這回事,有時甚至是十殿閻王也沒法完全掌握…」老陳的雙眼眯成一線,仿似要在虛蕪的空氣中尋找甚麼似的。
「不,我決定了!」阿羅忽然大聲叫了出來。
「阿羅,你決定甚麼?」三叔拉着阿羅的手臂問,只見阿羅以右手舉起競投棒,全場目光立即投向他的身上。

「這邊的阿羅先生出價!二十八萬福!第一次出價就是二十八萬福!有沒有比他出價更高?二十八萬福第一次!」羅什的聲音響徹全場,人們的吵鬧聲此起彼落….。

「阿羅,終於被你成功了,今次可以過一次不一樣的人生吧!」三叔笑着拍一拍阿羅的手背。
「這是你積下的福份,好好享受吧。」老陳微笑着揮手。
「保重了,願主…不,加油吧。」小王有點尷尬的和阿羅握手。
「嗯。再見了。」阿羅留下一個堅定的表情,笑着與他們告別。

「阿羅先生,現在我們要替你除下這裡的記憶,好讓你可以順利投送到人間界。」一個身穿白衣的少女向已經潔淨身軀的阿羅解釋。「我們已替你注射了『忘卻露』,你只要閉起雙眼,甚麼也不用想,放鬆身體就可以。」阿羅閉起眼睛,少女的聲音逐漸遠離,他仿似聽到好像流水的聲音,又像是清風吹過草原的聲音,化作映像傳送到腦海,過往的片段悄然飄至,然而顏色漸漸變淡,再也沒有任何感覺…直至一種熟悉的溫暖包圍着他的全身…

「呀,這孩子剛才踢了我一下。還是第一次呢!」庄子摸着肚皮,帶點興奮地說。
「是個活潑的孩子~」丈夫笑着回答,輕輕握着她的手,二人相視一笑。

Comments

comments

16 comments for “[短篇]母親

  1. 2006/11/02 at 23:42:31

    很有趣的世界設定!!

    現實裡的紙紮產物想像成真,
    令我想起富樫那些像LEVEL E的奇妙世界~

    • makoto
      2006/11/03 at 01:13:07

      我們不知道,可能真是這樣的(笑)

  2. 2006/11/01 at 13:03:55

    第三題目想好了嗎?
    要給大家準備了

    • makoto
      2006/11/01 at 17:15:02

      「俠」

  3. 2006/10/31 at 21:41:47

    現代地府!!!(都不出奇了…已經友紙紮信用卡還有iPod…)

    • makoto
      2006/11/01 at 07:13:54

      不再是燒童男童女,而是燒幾個maid落去服待老爺…

  4. 峰澍
    2006/10/31 at 00:45:28

    這一個故事的世界觀十分有趣,誠如大家所言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加油!

    • makoto
      2006/10/31 at 00:55:26

      我發覺點子很容易找,如何收尾才是最大的課題~

  5. 2006/10/30 at 18:57:46

    我很喜歡這設定~~很有創意~~!^^
    你這背景可以引發到很多的有趣故事~!
    有機會的話希望將來可以借用你這設定來寫故事!

    • makoto
      2006/10/31 at 00:54:48

      歡迎取用!關於設定我還想了些細節,有需要再問我吧~

  6. J
    2006/10/30 at 11:57:03

    創意不錯, 若果用下一個題目接下去一定很有趣

    • makoto
      2006/10/30 at 15:46:19

      下一個題目…大概已想好,遲些公佈

  7. 小薯報長
    2006/10/30 at 11:24:19

    故事大概可以繼續發展下去..
    當漫畫畫都OK..

    青年文藝研究社係乜野黎?
    幾有興趣

    • makoto
      2006/10/30 at 15:46:05

      其實不是甚麼特別東西,原本只是和朋友戲言說寫點文章,結果其他朋友也一起玩~亂改的名字

  8. 四哥
    2006/10/30 at 01:37:58

    這個題材還真特別呢…
    可以說是從來沒有想到像這樣的事…

    • makoto
      2006/10/30 at 15:45:20

      「母親」這主題意外地容易找靈感,我還想到另外兩個故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