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oto Rakuen

《The Last of Us Part II》破關


《The Last of Us Part II》破關,大概花了三十小時。
以下會討論部份劇情,不想被雷的別按下去
原文寫於fb,即管在這裡也留個記錄

 


先下結論,我不喜歡 Part II 這個故事,雖然玩完整個遊戲,看了所有劇情,反複思考過當中因果,理解每個人物的動機,理性上知道為何會變成這樣,情感上還是無法接受。讓我寫的話,我可以抽取當中想表達的元素,用更好的方式表達出來,可惜我做不到,而事實就是如此。事先網上洩漏劇情,主要就是同性戀和某角之死;同性戀其實不是問題,至少在那個隨時可能會死的世界,愛情就沒有任何界線,至於角色死亡,只要是有其作用,他們就有需要犧牲,只是喬爾不應該受到這個對待,他的下場令人不忍,我甚至像艾利一樣偶爾腦海會浮現那一幕。

 

遊戲推出後媒體給了很高評價,玩家當中卻有些極端評價,看到關於甚麼平權之類的爭議,遊戲中我沒感受到這個問題,可能監製 Neil Druckmann 本人言論反而激化了這些事情。因為未破關我沒看過那些評論,或許遲些會看看,但作為一個由開始玩到最後的玩家,我是感受不到製作群刻意在同性戀或有色人種這些元素上大作文章。

 


遊戲本身,正如早前評說是不錯,系統直接繼承第一集,強化了近戰與增加了不少武器,戰術運用和生存面大大提升(沒想過可以赤手空拳打死格格菇人),整體而言難度是較低,但在某些場景卻刻意計算玩家,尤其是某關要去取手術用品,在黑暗狹窄空間裡與一隻強力boss纏鬥,死了差不多十次才過關,當然論刺激度是很足夠,而自己太緊張也是一個因素;不過沒弄到那麼緊張,遊戲就不好玩了。

 


另一個對我來說是很大扣分的就是艾比的部份。不去評論她外型上的問題,而是沒想過這個角色竟然那麼重要,甚至可視為本作第二女主角,在水族館一幕開始,玩家需要操控艾比,透過她以火螢角度重看喬爾和艾利的行為。假若了解整個故事安排,艾比佔重戲份就變成可理解,但玩家在情感上很難投入這個角色,尤其是她殘殺了大家喜歡的角色,然後像不斷替她洗白似的,直到艾比返回戲院與艾利對決,我的內心實在很痛苦,為何要玩家操控討厭的角色去傷害喜歡的人…(湯米沒被殺是唯一救贖)。我比較接受把艾比這部份做成DLC,讓玩家用另一角度看正傳,可能反而容易令人接受。某程度上我不是特別討厭艾比,甚至說是理解並同情她,而她的外型或許也成為玩家攻擊的因素,假若換了一個美少女,或許玩家反應會有很大分別…。

 


若我是喬爾,給我一百次機會,我還是會選擇與他作出同樣決定,艾利後來對他的態度實在太殘酷,結局那段對話,或許可以當作是艾利終於原諒了他?

 


若我是艾利,最後選擇要殺死艾比替喬爾報仇,還是放過她?我只知道無論艾利做甚麼,喬爾最想看到的只是她的幸福,把艾比殺死可能令她陷入永遠懊悔的旋渦,理解到這件事,執仇就一瞬間變得沒有任何意義。

 


總結而言,我給 Part II 大概 7/10 分數。遊戲性本身相當高,戰鬥也富挑戰性,自由度大。畫面差不多用盡PS4極限,場景與光影渲染也十分漂亮,氣氛營運很到位。角色演出不俗,CG表情捕捉得很細緻,就是艾利殺人時的表情很嚇人,或許現實就是如此。劇情上從兩個角度看人類在末世上的各種殘酷,刻劃深入容易讓玩家投入那個世界。某程度上我還是推薦本作給所有人,至於能否接受這個劇情,視乎每個人對角色的感情,當然,我到最後還是沒法接受,或許我還是很天真吧。

 

遊戲全破關影片

Comments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