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oto Rakuen

今天好好加了油

Share Button

今天在工作上,同事告訴我一些算是相當壞的消息
聽後只能苦笑,因為這只會加速我的離開
而這份原本只打算做三個月的工作也快要踏入第三年的光景
個人覺得真是有點無奈

不好還不好,工作也要做好才行
除了那個壞消息,加上某件事令我感到自己要好好振作
所以沒有再懶散地東摸西摸
爽快地把要做的盡快做好,然後提早回家

以後每晚最遲三時便要睡覺
那麼明天便可以早點返工,早點放工
記得初時返工我是可以六時左右回家和家人吃晚飯的
以前人少也做得到,沒理由現在不可以

老媽為了養家,在市政署辛苦做了十數年終於要退休了
一方面為了她可以不用那麼辛勞而感到高興
她曾因為工作而滿身傷患,令我感到很內疚
另一方面卻又為了以後供樓而煩惱
加上弟弟下年將會結婚
換言之家庭負擔將會一口氣降在我和姐姐身上
面對這個現實,我也不能任性(懶)了

今天看動畫《Munto》,女主角由美問媽媽若她忽然結婚,會不會贊成
媽媽:「你還只是小孩子,要長大成人才可以哦。」
由美:「那怎樣才能說是一個成人?」
媽媽:「成人就是要有獨立的能力,可以照顧自己和家人,否則怎可以在社會上生存?」

可能從小受到父親影響,我對生活也是抱着「有得吃就好」的態度
樂天知命,隨遇而安,所以父子倆也是沒有錢的人(茶
究竟怎樣才算是稱心滿意的生活?
其實我覺得只要身體健康,家人齊全已很足夠
這種想法在近來變得更加強烈(所以我也變得像個女人般愈來愈感性…)
父母退休,在家的時間變多
希望以後有空也可以多點陪他們吧…

寫了一些感想,厚顏的寄了給羊媽媽
總覺得自己的想法和做法很傻
但我是無法把感受藏在心裡的那種人

把片段傳了給阿傑和Edgar
他們也有看,令我很感動


果子的 blog 更新過程出了問題
建議她重裝後便沒事了;電腦這東西你永遠猜不透的(好像女人呀
她說我這邊很旺場,人流高
但我說每天那個來訪人次很假,因為日記也不足30人看
可能我寫的東西比較沉悶吧?


GW
近日沒甚麼人上線就隨便玩玩吧
今天補貼圖片


Mesmer 在崩壞世界前從 collector 換回來的衣服
不過只穿了十分鐘就換掉了


束腰!這套比較有點像藝人的感覺


遊戲中有很多漂亮的壁畫
還有一些真正可讀解出來的刻文(拉丁文?)


無聊時與五個玩家組隊,目標是殺死某boss
兩個 warrior,兩個 monk,一個 ranger 加上我這個 ele
是個很標準的組合,初期戰鬥十分輕鬆
甚至被某個monk埋怨他好像變了沒用的人(爆
不過跳到下一個場景便完全不同了
由於敵人總是一大堆的出現
加上是極討厭的骸骨類,所以一不小心就有人掛掉
這時我在戰鬥可以看到這五個人似乎不是太熟練的玩家
走位和戰術也不太好,不過勝在夠熱誠
兩個Monk商議把隊伍分為兩部份,各自負責以免重複補血
而我已點滿的火元素術也發揮了最大的效用
加上偶爾我也會幫手補血,所以一直有驚無險的向着目標進發

在敵人大本營前,正當我耍賤招隔山打牛(火球術狂轟山上的人)時
其他人徑自跑過去與敵人開戰
當我怱忙趕到時已有一個 warrior 掛掉
Healer 也受到敵人的追殺,正在狼狽地逃走(似乎沒裝備甚麼防禦技能)
這時我就發揮了 ele/mon 的最大效用
在攻擊之餘努力把隊友復活和替他們補血
但他們似乎被打得有點驚慌,小雞般亂走後終於全滅
只剩我這個在適當時候提早撤退的人
於是我小心待敵人返回基地後,逐一把他們復活
重整隊伍後再殺過去,今次卻意外地容易?
直驅大本營,殺掉那些低級的敵人,只剩 boss 一個
我們不客氣的圍攻他
而我的火球術、鳳凰術、焚身術全部灌進去,很快便殺掉他,完成了今次「壯舉」
可能因為他們是新手(感覺上),所以顯得特別興奮
於是不斷在山上跳舞又大叫,情緒非常高漲
最後我要求大家合照,然後加進友好名單,便有點依依不捨的離開
這算是我玩得最開心的一次
(上圖紅圈的就是不幸的boss)


無聊去設計披風,用那個隨機的方式不斷亂按
不小心竟然按了確定,於是就出現了左邊那個奇怪的水樽
無奈下花了二千元,但也唯有再花二千元重新設計
之前的因為不夠顯眼,所以今次偷學了其他人的披風
造成右邊這個比較鮮艷的版本
前後總共花了四千元,大家不要投訴不好看~


黑底金色也不錯,可以偷學一下


GNO
不知是否之前的惡運太厲害
繼長五有2p後的四場長四也有1p
算是補回之前的損失,心情也變得好了一點(真單純
昇上Lv.26,沒有新機可以換,所以pass
明天出 NT-1,不過應該未會買入
接下來又是無限長四輪迴吧

原來咩咩曾在我公司的遊戲書寫過稿…但我入職時她已不在…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