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oto Rakuen

大塚愛 – 戀愛寫真

Share Button

只是 愛著你而已
我要的原本就這麼簡單

詞/曲/愛 唱:大塚愛


[color=#A0522D]說到與她的初識,時光要流回我十八歲那年的春天。
那是在緊挨著校園後門的一條國道上。她就站在人行橫道路口。
她是一個矮小的女孩子,身材纖細得有些嚇人。
修剪得十分自然的短髮,巧克力色金屬框的圓眼鏡,一件式樣簡單的灰色罩衫裹住她的身體。
她高高地揚起右手,傲然地向來往車輛傳達自己要橫過馬路的意圖。
但四條車道並行的國道上,車輛川流不息,司機們即使發現了人行道上要過馬路的她,也裝做若無其事,繼續開他們的車。
她站在那裡,高舉著手臂,想通過一條根本沒有可能通過的馬路,那情景活像一幅縮小版的「笨拙人士」模型。
但是「笨拙」對我來說,卻是一種莫大的美德。
我慢慢地走過去,靠近,對她說:
「向前一百米有個按鈕式的信號燈,從那裡過馬路可能會好一些。這裡你是過不去的。」
她抬起頭看我,瞇著眼睛,像是在看一個發光體。透過那表情,我發現這是一個與我年齡相倣的女孩子。稚氣的面孔上已經有了一絲知性的影子,還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可以稱之為個性的東西。不過,最吸引我的還是那雙藏在圓眼鏡後面的巨大瞳孔,它正在凝視著我。後來我才知道,那是一副遠視眼鏡。也就是說,當時我等於是透過一個放大鏡來觀察她的瞳孔。
相熟之後,她告訴我:
「我一早就開始戴這副眼鏡了,眼科醫生還告訴我,長大了就可以摘下來。」
她接著說:「我覺得自己以後一定會長成一個成熟女人的。(說這話時她已經是大學三年級的學生了。)個子會再長高些,胸也會變得更豐滿。到那時候,我要摘下這副眼鏡,一舉一動都要有成熟女人的味道。」
說完以後,她哧哧地吸了吸鼻子。她一直患著鼻炎。
第一次見面時她就一直吸著她的鼻子。
她邊哧哧地吸著鼻子,邊對我說:
「可這裡明明是人行橫道啊,誰見過過不了馬路的人行橫道?」
她的聲音裏帶著濃濃的鼻音,很有磁性。這跟她的外表極不協調。其實,仔細想來,她本身就是個極不和諧的綜合體。
「沒錯,是有點兒奇怪。」我說。
「這不就跟巧克力蛋糕一點兒都不甜,宇航員得了幽閉恐懼症一樣荒唐嗎?」
「這個,我就說不好了。」
「我這是就存在本身的意義發表我的看法。」
「如果根本就過不了馬路,」她接著說,「就不應該在這兒畫什麼鬼人行橫道的標誌嘛。它怎麼不乾脆畫在博物館的地板上呢。」
有道理。
我想像著大英博物館磨舊的地板上畫著斑馬線的樣子。可能也不錯。旁邊再來一個患幽閉恐懼症的宇航員,往嘴裡送著不帶一點兒甜味的巧克力蛋糕。這幅情景可以說是很有點博物館的樣子。
她放下了高舉著的手臂,哧哧地吸了吸鼻子。
「那你呢?」她問,「你也要過馬路?」
「不,我不過馬路,我只是路過而已,我要去那邊。」
「那我就從前面過馬路好了。」
我點了點頭。她衝我展示了一個帶有感謝意味的微笑,很生硬的笑容。或許她想要展現給我一個更完美一點兒的笑容,但給人的感覺是她用盡全力也隻表現了其中的百分之六十,我對那被埋沒的百分之四十報以好感。
「再見。」
她說完,轉身邁步走開了。我也轉身邁步,但走到第七步的時候,突然心念一動,停下來從包裡拿出了相機。

[color=#DC143C]遠處的她還是那麼瘦弱,瘦弱得觸目驚心。
我從鏡頭裡捕捉到她的身影,快速對焦,按下快門。
這成為八百五十六張照片中的第一張。

<摘自《戀愛寫真》第一章>

Comments

comments

5 comments for “大塚愛 – 戀愛寫真

  1. 水樣♀之戀
    2007/10/20 at 14:31:53

    shy

  2. 2007/08/02 at 10:07:09

    不知道有沒有小說  zanzanshyenvy

    • makoto
      2007/08/02 at 20:44:41

      有呀~快去買吧

  3. 2007/03/30 at 12:02:11

    哎…令我想去找小說來看shy

    • makoto
      2007/03/31 at 03:28:39

      便買吧,也只是數十大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