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oto Rakuen

心散之極

Share Button

今天只剩一版漫畫稿和兩版訪問翻譯
很快就處理掉漫畫那版,然後就開始慢慢慢慢譯訪問稿
我的習慣是先看一小段(以句號為準),消化了內容然後再用中文寫出來
可能已是最後一份稿,所以過程中非常不集中
不斷跑上新聞組看文章,然後看看短片
到了晚上九時才發覺只譯了一半左右,於是啟動加速器
在一小時內完成後半部
結果…前半部花了差不多五小時,後半部只用了一小時
因為不集中就浪費了三四個小時,真是沒用…

回家後一邊吃飯一邊看今天抓下來的戰利品
其中有個非常珍貴的片段,是某個重溫的節目
看到很多懷念的臉孔


中森明菜和小泉今日子一起唱「SOS」
有看過《彼氏彼女》應該知道是哪首歌吧?


山口百惠告別螢幕的最後演出,我也是第一次看到

聖飢魔!!

看外表會以為他們的歌是那些鬼叫狂喊的搖滾樂吧?
其實他們的歌是很好聽的,內容也不是憤世疾俗
而是講人生意義和鼓勵人要積極向上之類的題材


真.舞姬…14歲的堀北真希
(來自日劇《手電刑警-錢形舞)


之後急不及待的看《一升的眼淚》第五集
今集依舊十分感人…看完令我想起以前的一件往事
話說中學時和朋友打籃球時,因為碰撞而弄傷了大腿肌肉
當時沒有理會,結果第二天就腫了起來
看跌打時師傅說我的肌肉傷得頗嚴重,似乎有發炎的跡象
首先用藥油替我按走那些瘀血
雖然我頗能忍痛,但當他用力按下去大腿時的痛楚實在是筆墨難以形容
我想那時的我一定是痛得臉也變青

不知是我傷得太重還是跌打的治療速度緩慢
最後花了三個多月我才算是康復過來
期間有兩個月我是要用拐扙才能走路
每次在街上我就感受到途人的奇異目光
對還是年輕的我來說實在有點難受
內心經常在說:「我不是傷殘人仕,我只是受了傷」
記得有次落小巴時,有個叔叔竟然扶我下車
那時我顯得非常尷尬,但也只有禮貌地多謝他

自從這次事件後,我對殘疾人仕平日受到的對待又有另一番體會
健康的人忽然失去了原本理所當然擁有的能力
內心的痛苦和掙扎是旁人難以理解的

平日大家可能沒有察覺到健康的重要性
假若曾試過患病需要趟在床上
就會知道失去健康的那份懊惱


順手貼張沢尻エリカ的一字馬~<


阿Pern告之有人又把我的文章貼在自己的網站上
經過查看果然是原文+圖片直搬過去
正當我想留言要他處理時才看到原來有加轉載的字眼
心情頓時放鬆下來,這樣至少是給我的一個尊重,我可以接受
不過後來看到圖片是直連的…
想了一會還是算了,只是數張而已
不過還是希望大家不要直連圖片…這是我的底線哦


PSP《基連之野望》自護側攻略中
發現了一個最終決戰的野蠻打法
首先條件要有魔霸一至兩部,分別從兩邊同時攻進去(最後戰場通常也有兩個入口)
進攻時不要衝往敵軍,就留在隨時可以撤退的位置
通常敵軍也會兵分兩路瘋狂衝過來
兵力較強的一方會吸引較多敵軍
把魔霸放在適當的位置,當敵軍進入地圖砲的射程範圍立即開砲攻擊
由於有 I-Field 和 999 HP,縱使被敵軍衝過來通常也可以捱一個回合不死
然後立即跑回戰艦撤退

兵力較少的一邊盡量選用精銳機體和強機師
務求可以把跑過來的敵軍「殺得一隻得一隻」
就是用這個方法,縱使有着超過50部機體的超恐佈軍團
在十回合內也被我出出入入的虐待至全滅

才剛幹掉了斯諾哥,怎麼還有個哈曼阿姨…
地面又被她「強暴」搶了三四個據點…又要再打,真累人
現在「最強」只有 AGX-04(宇宙)和 NT1(地面)
但人家已在用 Z 時代的最強機體呀呀呀呀呀…
不過,這樣反而更激起我的鬥志,也是磨練戰術的好機會


再說一個情報
香港將會上映《TOUCH》的電影,排在06年情人節檔期
這套在日本反應甚好的改編作品,到時絕對要入戲院看!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